陆正耀“玩垮”了瑞幸,小鹏、李想和李斌 反而倒霉了

编辑:ziyi 阅读:15 时间:2020-04-08 11:43:12

“你要问我最相信什么?还是实力。”

无论面对媒体怎样尖锐的问题,51岁的刘二海总有能够将其四两拨千斤的能力。这位取得过北京大学心理学硕士学位的风险投资人,被戏称为中国互联网出行的“隐形教父”——他曾领投过的易车、神州系与蔚来汽车,分别代表了近十年来互联网与汽车行业结晶的头部产品。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左)与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右)

在他所创办的愉悦资本的手下,不止曾经流转过易车、神州租车、摩拜单车、蔚来等一众“烫手山芋”,更有瑞幸咖啡这样的重磅“隐形炸弹”。在瑞幸翻车后,刘二海与陆正耀一道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然而,需要为这场闹剧付出更大代价的却并非两位老友,而可能是看似毫无关联的李斌们。

金蝉脱壳or弃车保帅?

公司放出未持有瑞幸咖啡股票的消息后,神州租车被成功打捞上岸。4月7日,港股开盘后,神州租车(HK:00699)股价大幅上升,最高升至2.91港元,较上个交易日收盘上涨48%,涨幅一度超过前一交易日跌幅。

截至收盘,神州租车(HK:00699)报收2.63港元,单日涨幅超过34%。而在太平洋另一边,被其撇清关系的瑞幸咖啡(US:LK)却过得并不顺利。截至4月6日16:00,瑞幸咖啡报收4.39美元,同比下跌18.4%,年初至今已经下跌了88.85%。

所有人都清楚, 这不是一句“元气满满”就能够解决的问题。在瑞幸咖啡的造假事件中,有两个关键的痛点:一是瑞幸咖啡依旧未能盈利的商业模式,而是其赖以生存的融资所需的良好信誉。

引爆二者的任意一端,都会让这家公司陷入绝境,而在两个泡沫都被捅破的情形下,瑞幸咖啡已经很难再创造资本的奇迹。

更加关键的是,陆正耀的“弃车保帅”已然是一张明牌。

从神州租车火速声明中已可以看出,对于陆正耀手下的其他所有公司来说,如今与瑞幸咖啡撇清关系就是最好的公关。而对其本人来说,情况也是如此。在“吹哨人”浑水机构(Muddy Water)的那份报告中,清楚的指明了“陆正耀等人已通过股票质押融资套现,抵押股份几乎相当于他们全部持股的一半,价值约25亿美元。”

喜欢跑步的陆正耀在接受采访时曾说,从这项简单的运动中,他参悟了最适合自己的生意经:合理配置资源。如今,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及各种繁杂产权关系的陆正耀更懂如何将这一上策发挥得炉火纯青:通过融资套现,将神州系与瑞幸完全分割,陆正耀极有可能在这场资本大戏之中“金蝉脱壳”,上演一出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陆正耀撤了,李斌怎么办?

2020年1月3日,元旦刚过,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的一场惊天出逃,揭开了汽车圈注定不平凡的一年的序幕。

如今,这场跨越半个地球的逃亡早已归于平静,本应面临长达十年牢狱指控的戈恩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过上了安享晚年的隐居生活。然而,在他所逃离的那个风暴中,未能逃离的人们还在苦苦挣扎——被指认为戈恩事件中二号人物的Greg Kelly将面临更加严厉的处罚;戈恩的首席辩护律师弘中惇一郎(Junichiro Hironaka)被日本检方立案搜查;而作为漩涡本身的日产汽车更是付出了无比沉重的代价。

从瑞幸事件中全身而退后,被陆正耀弃车所砸中的人的也绝不止前任COO刘剑,更有着在纳斯达克已然风雨飘摇的中国车企,以及那些甚至还没来得及上车的预备役们。

与过去的一年一样,在2020年的第一个季度中,李斌依然是汽车圈“最惨的人”这一位置的有力竞争者。两个月前,一则“广汽投资10亿,三家争购蔚来”的融资疑云,让蔚来(NYSE:NIO)的股价在24小时内经历了过山车式的跌宕起伏。

然而,在一场舆论狂欢过后,蔚来忠实的投资者们不得不失望的发现,这一笔融资依然是水中捞月的泡沫,伴随着澄清与年报发布而来的,是蔚来年初至今已下跌超过38%的市值,也是美股市场中又一波对于中概股群体的不信任情绪。

短短两个月内,两个被同一投资人所看好的现象级企业,先后引发了不同程度的美股上市中概股信任危机。很难猜测二者之间是否产生了影响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中概股本身是一只股票,那么它可能早已跌出超过瑞幸跌幅的水平。